范徐丽泰:目前香港行政无法主导的三个原因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范徐丽泰:目前香港行政无法主导的三个原因
http://www.dadizhongtian.net   2020-10-17 00:19:49


“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政治体制研讨会(直播截图)
 
  2012年实行了新的立法会选举方法,议员席位增加至70,其中建制派获取42席。范徐丽泰指出,港英时期的议员以委任为主,回归后则逐渐演变为全部由选举产生,如果政府的施政不够得民心时,批评政府的候选人就会获得更多的支持。另一方面,建制派在地区直选方面获取的票数,一直稳定在40%-45%,无法增加,可是年轻的选民越来越多,且大多倾向反对派。

  范徐丽泰表示,从立法机关议员的权力来源可以看出,行政主导从2004年起已经很难全面在立法会落实了。

  第二,行政机关的影响力缩减。原先行政局成员同时也是立法局议员,通常就政府的政策和法律透过媒体向公众解释,由于政策适合社会需要,所以他们获得了市民的信任;另一方面,身兼行政立法两局的议员也需要向立法局的同僚讲解政府的考虑,以及拉票支持政府,因为同僚关系,他们拉票的效果比官员好,因此政府的政策法律可以高票通过。1992年行政局和立法局脱钩,行政局成为了港督的智囊,只需要就政策在会议上提意见,不需要向公众解释,亦不需要在立法局为政府拉票。回归后萧规曹随,行政会议至今仍是、也只是特首的顾问,协助政府的功能全部取消。

  另一方面,回归前香港的终审权在枢密院,香港的法院不涉及政治。回归之后,按照基本法,香港的终审权在香港,香港终审法院在审案时可就特区自治范围内的条款自行解释基本法。反对派政客利用法律频频提出司法覆核,阻碍施政,法院渐渐被视为政府跟反对派间争议做一锤定音的裁决者,所以司法机构的影响力在市民心中提升,而行政机关的影响力则相形见绌。

  第三,外来势力的影响,教育上的缺失,以及特区政府施政令中产阶级跟年轻人离心。回归23年来,每一次地区直选建制派的得票一直无法过半。2019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反对派大胜,有赖大数据及网络信息催票成功。外来势力多年来在香港投入大量资源,培植反中抗共的势力,千方百计削弱特区政府的民望。如果说2014年的占中运动,是集合了反政府的力量,那么2016年初的旺角暴乱可以视之为小事牛刀,而2019年下半年发生的“黑暴”运动,就是香港的颜色革命。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