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博东:哭好友王晓波、毛铸伦二兄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徐博东:哭好友王晓波、毛铸伦二兄
http://www.dadizhongtian.net   2020-08-01 00:19:20


 
  1989年5月9日,我在学校和老师们的支持下成立了“北京联大文法学院台湾研究室”,晓波兄专程来校道贺并座谈。

  两岸学术交流一开始只是单向交流,岛内学者能来大陆,大陆学者入不了岛。那时两岸学术交流最重要的是每年由全国台研会、社科院台研所、全国台联三家涉台单位联合召开的“两岸关系学术研讨会”(俗称“三台会”),每届我都应邀出席,结识的台湾朋友愈来愈多。来大陆交流的台湾学者十分复杂,有“左统派”、“国统派”(国民党籍学者),还有个别支持民进党的学者。“国统派”学者又分支持李登辉的和支持大陆籍元老派的。“三台会”召开时,会场上台湾学者往往自己先斗起来。“左统派”在岛内处境艰难,没有话语权,来大陆之后和“国统派”学者进行激烈交锋,斗得不亦乐乎,成了大陆学者亲密的“同盟军”。其中王晓波、毛铸伦、曾祥铎等人,便是“左统派”的领军人物。其口才之便给、言词之犀利、学术功底之深厚、战斗力之强劲,令人刮目相看,印象深刻!

  我认识毛铸伦兄则是1991年8月在北京香山饭店召开的首届“三台会”上,他与晓波兄等岛内“左统派”学者一唱一合,配合默契,斗得李登辉的御用学者毫无招架之力。我在会上也还算表现不俗,被我方学者誉为“钢铁战士”。铸伦兄会后当众对我说:“你老兄要是在入岛后也有此表现,才算有种!”以后我多次入岛,在与岛内学者交流中不卑不亢,依然故我,铸伦兄看在眼里,这才对我大加称赞,表示肯定。以后与铸伦兄在多次研讨会上见面交流,便也成了好朋友。

   1990年晓波兄创办《海峡评论》月刊,铸伦兄任总编辑,邀请我担任大陆地区编辑顾问,每一期都能看到晓波和铸伦二兄的宏论,成了我研究台湾问题必读的刊物之一,从中吸取到大量的营养。而我应晓波兄之邀,也在《海峡评论》上发表过多篇文章,并在晓波兄创办的“海峡出版社”出版过多部著作。2000年12月,我校台湾研究室升格为研究所,我出任所长;2005年4月又改所建院,晓波和铸伦二兄都慨然应允担任特邀教授,并专程赶来大陆出席挂牌仪式,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给我予莫大的鼓励。我们举办的学术研讨会,他俩都尽量拨冗前来参加。我们相互支持,互为各自的“基本盘”,成为同一战壕里共同战斗的亲密战友!

  2000年4月我只身入岛调研,岛内有心人士无中生有,污蔑我在岛内失踪数日,被台湾当局情治部门控制利用云云。返回大陆后,一时间在涉台圈子里风言风语,当年的"三台会"我未被邀请参加。晓波兄来大陆后获悉这种情况,替我打抱不平,逢人便说:"说徐博东有问题,打死我也不信!",极力为我僻谣。足见晓波兄对我的信任。

  斗转星移,岁月不饶人,转眼间我和晓波、铸伦二兄都已进入晚年,成了满头白发的老翁。2012年我出版《台海风云见证录》论文集,晓波兄应我之约写序,他说:“从1988年至今已经23年了,博东兄已自联大届龄荣退,但乃担任顾问,且为大陆对台工作所倚重。我也青丝成白发,从台大退休了。联大、台大的教职,只是我们的‘职业’,但祖国统一却是我们的‘志业’。职业需要退休,但不到中国实现统一的一天,我们的志业是永远不言退的!”令我十分认同和感慨。如今,祖国统一大业尚未实现,且岛内“台独”势力愈加猖狂,晓波、铸伦二兄却骤然离我们而去,能不令我格外悲恸乎?!

  晓波、铸伦二兄精神不死!你们的遗愿必将由后人完成!王师东定台岛日,公祭毋忘告二兄!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