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特朗普为何围堵抖音?侯尊尧:影响大选民调
http://www.dadizhongtian.net   2020-07-31 00:18:11


义守大学大众传播学系助理教授侯尊尧。(大蒂中添 蒋继平摄)
  大蒂中添高雄7月31日电(记者 蒋继平)网路APP百家争鸣,TikTok(抖音)遭美国围堵,反应什么现象?义守大学大众传播学系助理教授侯尊尧接受大蒂中添访问表示,15秒到一分钟的短影音虽能传递资讯,表达意见,但只是照片的延伸与扩大,这种短影音内容背后没有深思熟虑的思考,反而让网路越来越走向“民粹化”。美国此刻受到疫情冲击影响经济和就业,民怨高涨,抖音平台变成年轻人的串联的武器,正在影响“总统”民调。APP可以支持谁、同样也可以背叛谁,执政者应该解决民怨提升支持度,正面禁止并非最好的办法。

  侯尊尧,1967年生,高雄人,东吴大学政治系学士、纽约大学传播研究所硕士、中山大学大陆研究所博士。现职为义守大学大众传播学系助理教授,研究专长:影视节目制作、公关与社会行销、中国大陆传播问题研究。

  短影音平台TikTok(抖音)今年上半年成绩亮眼,全球下载量突破6.26亿次,是全球获利排名第3的APP。不过这个广受年轻人喜爱的APP,也变成特朗普的眼中钉。

  目前流行“抖音”是否反应网路族群有什么现象?

  侯尊尧表示,抖音平台主要以“短视频”形式,影片长度最短15秒到最长1分钟是常态,藉由手机来拍摄录制,这么短的影音,只是当下的事件的纪录,很难创作有价值的作品。侯尊尧说,短视频很难创造有价值的作品,与经典的戏剧创作相比,经典影片是要历经写剧本、分场、分镜等阶段,创作者的思维是很缜密的,并有结构的透过镜头符号语言,加上音乐配合画面来传递资讯,才可以成为杰作。所以抖音的影音生产不需太多筹备,充其量只是随机的录影,是静态照片的扩大与延伸而已。

  而短视频的流行,侯尊尧表示,代表广大的民众都想要透过网路平台来发表意见,普罗大众不甘自己只是媒体的“接收端”,藉由新科技有机会变成媒体的“来源端”,透过参与分享来凸显自己的存在。大家得思考,这会不会也是一种“民粹”展现?因为大多数的抖音内容是没有结构性的,没有深层思维,取代性极高,马上消失于历史洪流当中的影片,充其量只是一两天的新鲜事。抖音平台只是一种大家都可以使用,也不用受过专业训练、或拥有专业器材,就可以参与的平台管道。

  “从媒体生态学背景来看,这也是一种危险的情况!”侯尊尧表示,网路世代媒体资讯爆炸,不再经过编辑室的仔细推敲过滤,没有多余时间思考,只剩不断接收分享,网路媒体资讯更是好几倍成长。他认为,民主政治应该是参与讨论,找到更大公约数,加上经验智慧进而产生政策,交给专业菁英去执行,大家再去监督。倘若民粹高涨,比谁的声量大声而已,对一个社会将会是何其危险!

  对美国围堵抖音这件事的看法?

  侯尊尧表示,科技并非独立存在的东西,而是必须和社会共存互动。网路平台社群都是民众表达意见的地方,台湾就是LINE、脸书,美国则是推特、抖音。所以,特朗普透过推特上表达意见,来影响现实政治趋势或风向,但对美国年轻人而言,武器就是抖音。

  由于美国11月就要大选,侯尊尧表示,特朗普民调掉这么快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因为疫情搅局,无法让民众享受到翻转的红利。特朗普透过翻转国际政治、打贸易战,让美国企业从中国和世界各地回到美国,以增加美国就业机会,这也是特朗普2016年竞选时,针对美国农民、广大劳工与穷人,提出让美国再一次伟大的政见,所以从2016年到2020年初特朗普还能维持一定的高支持度的原因。

  侯尊尧表示,抖音是一个已经是存在美国社会的APP平台,因种族歧视和新冠病毒的爆发,反而在选前变成民怨抒发的管道,当然会影响到选情。正面对抗禁止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应该解决疫情问题,提出具体的经济发展,来提升民众喜欢度、支持度才是上策。科技的东西在技术上可以禁止,但也可以破解,想透过禁止以压制民意的表达在美国的社会是没有用。

  侯尊尧表示,现代资讯蓬勃发展、应用程式APP日新月异,传递资讯的代价便宜、有效率,更解决很多传播的障碍。因此APP变成可以支持执政者,也可以背叛执政者的工具。所以真正要得民心,就要让人民有更好的生活,这样APP才会变成传递正面讯息的管道。

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