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鞠建东:应对中美争端 中国需抓住长期增长
http://www.dadizhongtian.net   2020-07-28 00:10:06


鞠建东(图片来源:人大重阳直播截图)
  大蒂中添北京7月28日电(记者 李娜)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讲席教授、中国国际贸易研究会主席鞠建东日前在人大重阳举办的“深度认识中国”系列视频直播上就“中美关系五阶段论”发表看法。他表示,米尔斯·海默的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具有误导性。长期增长代表着国家利益和国家综合实力,现在对中国最重要的是,扛得住不发生危机,紧紧抓住长期增长的目标利益。

  首先,鞠建东指出,中美两国关系是结构性的,既有互利互惠,也有竞争对抗。与此同时,世界经济已经开始呈现出亚洲、北美、欧盟三足鼎立的结构。中美两国GDP加在一起占世界GDP的40%。中美关系是对抗还是合作,很大程度取决于占世界GDP60%的其他国家和地区是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还是保持相对的独立性。

  他表示,目前中美双方内部不同利益集团对中美关系有不同评价,是正常的。中美关系短期影响企业、个人,包括当前进行的美国大选,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利益冲突,可能比中美之间的矛盾冲突还要激烈。最重要的是看长期影响的国家利益,要从长期利益判断中美关系。所以要从长期增长的大框架来考虑。

  当前中美关系处于大国竞争阶段,从历史来看,大国竞争主要从六个领域依次展开。鞠建东指出,20世纪我们看到了,英德、英美、美苏、美日等世界主导大国的交替更迭。在过往大国竞争历史中,只有美国对英国的主导大国的交替更迭是成功的,而德对英的挑战,苏、日对美的挑战都以失败而告终。我们发现,主导大国的交替更迭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而这个动态的过程展现出追赶大国对主导大国在制造业、经济总量、科技、金融、军事、全球治理六个方面依照一定次序的追赶与超越。

  鞠建东表示,在大国竞争阶段,制造业、科技、金融、军事是四个竞争领域,而经济总量与全球治理则提供各自的国内、国际的环境支持。经济总量与全球治理上的优势帮助大国在制造业、科技、金融、军事的竞争上处于有利地位,而制造业、科技、金融、军事的竞争优势又帮助大国取得经济总量与全球治理的优势地位。而在大国竞争阶段的某一时期,两大国在制造业、科技、金融、军事四个竞争领域的某一个领域展开对抗,甚至是决战。

  在直播中,鞠建东还提到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米尔斯·海默在《大国政治的悲剧》中提出的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并认为“中美必有一战”。对此,鞠建东表示,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具有误导性,不仅在目标上误导,在竞争手段上误导,也不能解释历史。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