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蒂中添专访:美朝无核化进程需要突破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大蒂中添专访:美朝无核化进程需要突破
http://www.dadizhongtian.net   2019-09-20 00:11:09


韩国世宗研究所美国研究所长、安保战略研究室研究员禹政烨(大蒂中添 郭至君摄)
  大蒂中添北京9月20日电(记者 张爽 崔银珍 郭至君)韩国世宗研究所美国研究所长、安保战略研究室研究员禹政烨博士日前在首尔接受了大蒂中添记者的专访,就美朝无核化谈判进程、美国优先政策给其本身和世界带来的影响以及东亚各国目前在安全事务上的一些热点问题进行了回答。禹政烨认为,美朝之间关于无核化的协商没有什么实质进展,现在的局面很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以下是专访全文:

  大蒂中添记者:近期半岛局势陷入了停滞甚至倒退的状态,朝鲜方面表示《板门店宣言》履行程序处于胶着状态,北南对话动力丧失,都是韩国的责任,甚至还让韩国“死了对话的心”。半岛局势是否还有转圜的余地?相关各方应该做出哪些努力?

  禹政烨:现在朝鲜之所以没有表现出特别积极地态度,究其原因,是觉得美朝间的协商几乎没有朝鲜希望的方向发展的可能性,所以现在展开实务协商并没有大的利益可寻。朝鲜所想的大韩民国的作用其实早在2018年9月便丧失了。朝鲜所考虑的是,在美朝会谈时,韩国向美国行使怎样的影响力来影响会谈朝着朝鲜所期望的方向发展,并在9月南北首脑会谈以后所提及的两国间的经济合作部分是否能够得到履行。事实上,早在去年以后,韩国关于这一部分并没有向如朝鲜所期待的方向发展的可能性,所以从朝鲜的立场来说,韩国的作用可有可无,所以在这种状态下,没有认识到与韩国对话的必要性。

  现在,美朝间的会谈相比河内会谈时,并没有任何的变化,所以美国希望能够改变金正恩委员长的立场,而朝鲜并不希望发生特朗普突然发表与既往的立场不同的情况。所以,两国间很难展开实务协商,即使展开,两国领导人如果并未做出那样的决断,实务协商并无太大的意义,而现在就是那样的情况。从根本来讲,其关键在于金正恩委员长是否能够实现无核化。如果不朝着不稳定的状况发展的话,现在的情况也许会持久。

  大蒂中添记者:韩国是中国的近邻,同时又是美国的盟友,中美关系的巨大变化会给韩国带来压力吗?会带来哪些挑战?

  禹政烨:冷战以后,美国对中国有所积极意义上的期待,所以把中国纳入了WTO体制,并编入了国际经济体制之内。但是,事实上,美国之所以将中国编入体制内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的政治体制即使不能完全变化,随着像苏联那样的共产主义宗主国在冷战之后消失,相较苏联,中国可能有质的变化。这样的想法在90年代产生。这种想法一直持续到了奥巴马执政初期,但到了2010年时,美国的中国意识变得非常地负面。对于美国企业而言,中国不再是经济上的机会,这一认识迅速的扩大,这在美国议会当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对于美国而言,中国不再是作为合作的对象,而是意图不明的国家。这种情况随着习近平主席执政以后的大大小小的事宜以及美国国内对中国的牵制等一系列现象叠加起来,结果变成了不单单是贸易赤字,而是战略竞争的问题。

  对于韩国,在90年代中韩建交之后的一段时间内,美中间并未形成战略竞争的局面,所以韩国在经济层面与中国展开了积极的交流,同时对于与美国的安保同盟,中国也并未明确地反对。但从奥巴马政府开始,美国要求韩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表明某些立场,所以在那样的体系之下,之前的那种经济同中国,安保同美国的两分法式接近再无可能。特别是美中之间竞争加剧的情况下,韩国不得不进行更多的思考。这一问题虽然在萨德事件上得到了体现,但随着美国退出INF以后,在东北亚具体实施怎样的战略,在华为相关的问题上,5G问题上,要求同盟国的各个伙伴国的政策共助,所以矛盾在所难免。

  现在局势基本向着站队的方向发展着,所以韩国站在何种立场这一问题与何种势力进驻政权紧密相关。某一政权的政策并不能够在下一政权执政时得到通用。问题是,即使某一政权进驻,站在中道的立场处理问题是非常之难的。归根结底,这其实是韩美同盟能够维持到何种程度的问题。如果韩国脱离韩美同盟,那么要考虑在美国主导的秩序之下,受到何种利益上的侵害这一问题。这问题不单单相关到外交,安保,还关系到国内的政治,是一个及其敏感的问题。现在的韩国政府虽然意图在与美国保持同盟,与中国不发生矛盾。只是在现实中很难做到这一点。虽然意图重要,但同时能力也是非常重要的。韩国的意图再怎么好,如果美中两国产生冲突,韩国几乎不可能起到中间的作用。所以,会变成与现政府的意图无关的困境。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