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两个女人战争!范云与李艳秋为小三说开杠
http://www.dadizhongtian.net   2020-09-14 17:44:47


绿委范云暗指是小三,李艳秋回击,凸显她人格的恶质。(照片:李艳秋脸书)
  大蒂中添台北9月14日电/“总统府”前发言人丁允恭爆发性丑闻后,过去女权形象强烈的民进党“立委”范云被指不敢评论,范云13日在脸书再次说明,还写到“当李艳秋被攻击是小三,破坏李涛婚姻时,我没有参加公审。”惹怒资深媒体人李艳秋今天在脸书回击表示,不参加公审不是人格高尚,而是她明知那是一个早经证实的网路谣言,所以用暗喻栽赃的方式,这只能凸显她人格的恶质及对学者头衔的羞辱。

  以下为李艳秋脸书全文:

  范云公开指称,‘很久以前,当李艳秋被攻击是小三,破坏李涛婚姻时,我没有参加公审。’暗示影射小三传言是真,因为她人格高尚所以放过我。

  其实范大委员多虑了,不参加公审不是人格高尚,而是她明知那是一个早经证实的网路谣言,所以用暗喻栽赃的方式,这只能凸显她人格的恶质及对学者头衔的羞辱。

  谢谢范委员给我这个机会,得以公布当时对造谣者提出司法告诉之后,当事人的道歉声明及忏悔亲笔信,以及事后引用的媒体的更正道歉启事;日后,只要再有人引用不实的谣言中伤我们,不管你是网路贱民或女权斗士,绝对告到底,不再姑息。

  范云脸书全文如下:

  最近蓝营的政论节目、网路社团,对我展开火力凶猛的人格毁灭式攻击。

  名嘴说“丁允恭事件毁了范云”、“连装都懒得装”。柯文哲市长酸我“不意外”。还有蓝议员痛批“范云纵容丁允恭,女性怎么能相信民进党”!连维基百科都被恶意修改。

  我想,是时候把道理讲清楚了。

  虽然面对柯市长等人的理盲批判,我的回应未必能让他们理解,但我愿意再次深入讲述,以免荒谬言论持续蔓延。

  我投身妇女运动、性别运动的时间,已经超过25年。

  在这25年来,社会上不断发生各种大大小小的性别事件。

  性别议题是我的核心关怀,社会学、女性主义是我的专业。对于“要不要评论?该怎么评论?”我内心有很明确的标准:


  1⃣ 遇到涉及私人情感关系的事件,必须厘清事件真相。不可第一时间喊打喊杀,不助长公审:

  这个标准,不管面对国民党、民众党、民进党的事件,都是一致的。

  当民众党接二连三发生各种桃色风波,张益赡保母事件、新竹党部执行长渣男事件⋯⋯时,我没有立刻跳出来喊打喊杀。

  当韩国瑜发生王小姐事件时,我也没有见猎心喜。

  当国民党吴育升委员发生薇阁摩铁事件时,我没有参加公审。

  很久以前,当李艳秋被攻击是小三,破坏李涛婚姻时,我没有参加公审。

  2⃣涉及性侵、性骚扰、权势性侵的事件,必须在法律上严惩!

  但旁观者不可见猎心喜做政治攻击的素材,不可利用受害者的伤痛,成就自己的政治声势:

  在2019选举期间,对手林奕华委员团队主任涉嫌性侵女志工。

  按照现在骂我的人所说,我应该第一时间召开记者会,大肆抨击林奕华委员养狼为患,纵容自己的干部对志工下毒手。

  还可以进一步要求其他国民党候选人,一定要表态,没有第一时间骂,就是包庇恶狼。

  不但可以展现我的正义感,还可藉机打击林奕华委员,获得自己的政治利益。

  但我没有这样做。

  因为我知道,若我这样做,蓝营为了处理政治风波,可能会对受害者做更恶质的政治抹黑和反扑。

  加害人对受害者做出恶质的伤害,必须严惩。

  然而,没有经受害者委托,却利用受害者的伤痛做政治消费,也是另一种恶质的伤害。

  3⃣对于政治人物“公开对特定族群”性别歧视、性骚扰的言语和行为,我会评论:

  原因很简单:当女性/性别弱势族群成为集体的受害者,没有人能够代表整个族群发声,那么,属于受害族群的每个人,都可以/应该发出抗议。

  所以韩国瑜公开发言看女生小腿的事情,我骂的是他公开的歧视言论。但他被众多名嘴追着王小姐事件时,我没有讲过一句他的个人情感世界。

  从过去到现在,不管是蓝色绿色白色,我的标准是一致的。

  我会受到蓝营名嘴网军铺天盖地的攻击,原因也很清楚:

  有人想彻底抹灭范云投身妇女运动、性别运动超过20年的经历。

  昨晚,收到几位长期的妇运战友关切,很为我忧心,担心我多年累积的妇女人权形象被大肆践踏,要我重炮回击骂我的人。
我来回想了几次,即使倒带重来一次,我还是会坚守上述三个原则。

  如果我第一时间就加入公审,喊打喊杀,那我才是因为从政而变质了。变成一个不像受过女性主义与社会学训练的我。
从政的范云,不愿踩踏着受害者的隐私与伤痛,作政治斗争。

  从政的范云,是一个更积极推动立法的范云。让不分蓝绿黄白的权势性侵受害者,都能受到更强力的法律保障。
网军拿着我开记者会的照片,大酸特酸。

  但我主张的立法,并没有区分加害者的颜色。

  如果范云主张的立法改革通过了,不分蓝绿白,所有的受害者都更有机会在法律程序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公平正义。

  无论是权势性侵或是情感关系中的平等与尊重,我(们)所做的,一直是在关切:如何接住每一个受害者。

  以及,如何改变法律、制度与教育,让加害者变少,让受害者得到应有的支持与正义。

  关于丁允恭事件,其实我早已严正表明态度。

  涉及伤害公益的部分,若有错就严惩,绝不能包庇。从昨天曝光的陈情信看来,可能涉及骚扰和打压前女友的问题;如果还有运用他的公权力,那问题更严重,应该依法办理。

  后续的处理情形,既然“监委”已经启动调查,相信事件的全貌能有完整的呈现。

  民进党党内也需要检讨反省,让从政党员检视自己的言行,是否符合民进党所主张的性平价值。

  我的态度很清楚,我对制度改革的努力也接受公众检视。

  特地写下这些文字,是希望支持范云的朋友们了解,您们信赖的范云,并没有为了政治攻击而改变。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