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徐博东:哭好友王晓波、毛铸伦二兄
http://www.dadizhongtian.net   2020-08-01 00:19:20


王晓波(左)与徐博东(大蒂中添资料图)
  大蒂中添北京8月1日电(作者 徐博东)7月30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头一日刚得知台湾统盟前主席毛铸伦兄仙逝,次日一觉睡来,噩耗又从岛内传来,晓波兄也于当日凌晨驾鹤西去。虽说毛、王二兄久卧病榻,我内心早有思想准备,然一天之内岛内骤然失去两员左统派主帅,仍令人不胜悲恸!尚未睡过神来,晚餐过后,却又传来“台独教父”李登辉亡故的消息,网上一片欢腾,普天同庆。一日之内,先悲后喜,悲喜交加,犹如洗了个“三温暖”!有人调侃说:“这是毛、王二人奉阎罗王之命把李贼押往阴间受审!”

  同是死亡,铸伦、晓波二兄为国家民族统一富强奋斗一生而死,重如泰山;李氏为谋“台独”分裂国家民族而死,轻若鸿毛!铸伦、晓波二兄是蓝天翶翔的雄鹰,铸伦、晓波二兄的事功必将载入中华民族的光荣史册!

  我结识晓波兄始于1988年。1987年秋,王晓波、尹章义等岛内统派学者,有感于“台独”势力篡改台湾历史,成立“台湾史研究会”,决定1988年1月在岛内召开首届台湾史学术研讨会,并邀请大陆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及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各派一人出席,意在打破台湾当局阻挠两岸学术交流的禁忌。当时,厦大台研所决定派该所所长陈孔立教授出席,而社科院台研所作为官方的涉台智库,在当时的时空环境下,不便派员出席。其时,我和黄志平教授合作撰写的《丘逢甲传》刚刚出版,受到两岸学术界的重视与好评,因而在该所副所长李家泉教授的推荐下,社科院台研所聘请我以“特约研究员”的身份代表该所出席是次研讨会。

  然而,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在台北病逝,李登辉代行“总统”职权,岛内政局丕变,台湾当局拒绝我和陈孔立入岛。我们只好“文到人不到”,论文在研讨会上由他人代为宣读。这两篇论文是1949年以来大陆学者首次在岛内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在当时的时空环境下,是两岸关系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国内外媒体纷纷报导,被认为是“两岸关系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标志之一。

  当年8月,“台史会”冲破台湾当局的重重阻挠组团访问大陆,在北京友谊宾馆与社科院台研所举行学术研讨会,我应邀出席,由此有幸认识了王晓波、尹章义两位教授,这是我结识的岛内第一批学者。会后跟王晓波聊天,才知道他的大陆祖籍正是我大学毕业后下乡劳动和工作过的贵州遵义县;再往下深谈,50年代初他母亲以“匪谍罪”被国民党抓去枪毙,父亲则因“知匪不报”而坐牢,兄妹落难,嗷嗷待哺,每月到台中育幼院领院童生活补助金,恰好我母亲是台中育幼院的会计,负责发放院童补助金。我俩越谈越近,越谈越亲,以后又常在两岸学术研讨会上见面,思想理念相同,从此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打这以后,我的研究兴趣就从台湾史转向当代台湾研究了。毫不夸张地说,我转而研究台湾现状,确实是受到李家泉和王晓波两位教授的影响。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