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彭韬:岛内频繁操作“修宪”意欲何为
http://www.dadizhongtian.net   2020-10-14 00:19:33


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副主任彭韬(大蒂中添图片)
  大蒂中添北京10月14日电(作者 彭韬)近日,民进党内部派系“正国会”“立委”陈亭妃,“英系”“立委”蔡易余提出系列“修宪”条文草案:如将“国家统一前”之需要,改为“因应国家发展”之需要;领土范围明定目前“宪法”效力所及之台澎金马等地区;优先以台湾名义参与国际活动;应在“宪法”实质内废台湾省;以台湾名义在非洲索马利兰设代表处;台湾高科技及资通讯产业排除境外敌对势力干预;“国旗、国歌、国徽”应以法律明定之,不受“宪法”规定的“中华民国”“国旗”定为红地,左上角“青天白日”限制。国民党立法机构党团则在10月6日提出请求美国协助抵抗大陆、台美恢复“邦交”两个“修宪”决议案,并获得全票通过。

  毫无疑问,上述“修宪”,议题高度敏感,议案内容涉“独”尺度之大,超乎想象,令人瞠目结舌。

  但是仔细回顾今年蔡英文的“520”讲话,她宣告即将在“立法”机构成立“修宪委员会”,我们就可以清楚知道,未来四年,“修宪”将不可避免成为台湾政治生活中大事之一,相关政策改革,法律条文,法规措施都要围绕其进行,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民进党乐此不疲地要加快“修宪”步伐;国民党也不甘寂寞,要利用“修宪”大做文章。总的说来,基本原因如下:

  一是基于选举操作,争夺中间选民,争取把控岛内话语主导权,为2022年“九合一”选举铺路。

  台湾是选举社会,也就是所谓的“选票政治”,政党生存的目的就是为了选票。从今年1月“大选”到新冠疫情期间再到8月高雄市长补选,绿营围绕疫情防控、“国安五法”、“台北法案”、“罢韩”、“军机绕台”等议题政治操作带风向,基本把控了岛内的政治和舆论话语权,使得遭遇“领导人大选”和“高雄市长补选”两场选举失利的蓝营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此次蓝营针对绿营“修宪”,将请求美国协助抵抗大陆、台美恢复“邦交”两个重磅议题抛出,目的是针对台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日前一反过去宣称“台美关系近年来最佳”,而强调“目前不寻求与美国建立全面外交关系”说而言,为了使绿营难堪而重挫绿营锐气,同时使处于下风区的蓝营在与绿营竞争中争夺中间选民,获取选举利益。希冀以此破局,取得像2018年“九合一”选举的有利结果。而绿营也为了争取民意支持,同时把持延续“一党独大”局面,也乐意在“修宪”等议题上发酵炒作,把“修宪”变成绿营谋取政治利益的“神主牌”。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