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社评:如何防止世界贸易碎片化
http://www.dadizhongtian.net   2020-09-11 00:01:10


  大蒂中添北京9月11日电(评论员 乔新生)2020年9月8日,“服务业扩大开放暨企业全球化论坛”上,原国家经贸部副部长、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在发言时明确表示,区域贸易自由协定是不得已选择,我们并不放弃对全球贸易的追求;区域贸易也是现实主义的选择,我们不得不采取现实主义的做法;我们需要好的政治氛围;区域贸易是市场和企业家的选择。这是一位长期从事对外贸易谈判官员对世界贸易发展的看法。

  自由贸易区协定是否会取代世界贸易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的多边谈判、贸易政策评议、争端解决机制能否有效发挥作用,所有这些,都是世界各国关心的问题。

  进入本世纪之后,世界贸易组织发起多边谈判,虽然达成一些协议,但是从整体来看,世界贸易组织已经步履蹒跚。世界贸易组织的政策评议或者政策监督机制,根本无法对美国等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实施有效监督,美国动辄以国内法对其他国家采取制裁措施。世界贸易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被视为世界贸易组织的重要机制。但是,由于美国阻挠世界贸易组织仲裁机构遴选专家成员,世界贸易组织仲裁机制实际上已经处于瘫痪状态。在这样的背景下,许多国家把希望寄托在地区或者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上,试图通过签订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解决贸易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不过,现在看来,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的问题非常明显。

  一些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带有明显的贸易保护主义因素。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签署的区域自由贸易区协定,许多条款明显指向中国。如果加拿大、墨西哥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区协定,那么,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签订的自由贸易区协定自动作废。此前美国加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包含类似的条款。为了针对中国的经济体制,一些国家签署的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把国有企业看作是一种特殊的经济组织,要求协定签字国在与公有制国家开展贸易活动的时候,对国有企业实施特别审查。

  更重要的是,从关贸总协定到世界贸易组织,积累了复杂的世界贸易组织规则。这些贸易规则本身自相矛盾,一些国家之所以动辄使用国内法律解决贸易争端,或者试图阻止其他国家开展对外贸易,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在国家竞争中,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正在变成某些成员的工具。自由贸易区协定一些法律规范被某些国家用来破坏世界贸易秩序。如果把希望寄托在世界贸易组织身上,要求世界贸易组织捍卫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所确立的基本原则,显然是勉为其难。

  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取代世界贸易组织可能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但也是世界贸易发展的大趋势。

  首先,国际社会的不平衡现象越来越严重,南北差距越来越大,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矛盾难以克服。一些国家为了解决世界贸易组织所无法解决的问题,自发地走到一起,通过签订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促进地区贸易的发展,这是各国明智的选择。换句话说,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旨在解决世界贸易组织所无法解决的问题,因此,未来中国贸易的重点应该放在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的谈判方面。

  其次,由于各国生产力发展阶段不同,比较优势不同,因此,在世界贸易组织基础上,根据各国的基本情况,签署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对于促进经济的发展不无益处。东盟之所以签署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并且希望在此基础之上,实现政治的一体化发展,就是因为东盟国家已经意识到,东盟各国人口相对较少,市场相对狭窄,签订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有利于促进东盟国家经济快速发展。

  东盟自由贸易区协定签订之后,东盟成员很快发现,东盟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日益密切,东盟与中国、日本、韩国乃至澳大利亚、新西兰的贸易额越来越大,如果能在东盟自由贸易区协定的基础之上,与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乃至印度签署区域性全面自由贸易区协定,那么,对于地区经济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促进作用。因此,东盟主导与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乃至印度开展区域性自由贸易区谈判,希望能在更大范围内签订自由贸易区协定,解决东盟国家贸易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不过,区域性全面自由贸易区协定谈判并非一帆风顺,印度出于国内政治经济方面的考虑,已经宣布退出谈判,印度作为世界第二大出口国,将会与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协定擦肩而过。

  第三,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利弊参半。从积极的角度看,可以促进地区自由贸易发展;从消极的角度看,由于在自由贸易协定中增加了有关排他性条款,特别是针对某些国家的特殊条款,结果导致贸易冲突的可能性增加。无论是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签署的自由贸易区协定,还是越南与欧盟签订的自由贸易区协定,都旨在强化彼此贸易关系,但与此同时,试图建立一个相对封闭的市场,为全球化设置障碍。最典型的例子是,欧洲议会通过的一系列关于数字经济发展的法律,带有明显拒绝数字文明的条款。欧盟已经运用法律,对美国电子商务企业征收“数字税”。美国对此提出强烈反对,并且声称要对法国、德国等欧洲联盟国家实施制裁措施。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促进地区贸易发展的同时,基于共同的利益,自由贸易区协定有可能会通过排斥协定之外国家,达到维护本地区经济利益的目的。如果自由贸易区协定中类似的条款越来越多,那么,整个国际社会将会彻底的碎片化。

  中国这位著名的贸易谈判代表显然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此,在承认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是现实主义选择的前提下,对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评价并不高。在这位贸易代表看来,自由贸易区协定应该是市场和企业家的选择,如果违背企业家和市场的利益,那么,区域贸易(协定)不会成功。

  这就牵涉到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的性质问题。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是国家之间签署的自由贸易区协定,它必须充分反映一个国家市场主体的基本诉求,反映一个国家生产力发展基本状况,反映一个国家的竞争能力。区域性自由贸易区协定本身十分重要,它可以对地区经济贸易的发展起到促进或者阻碍的作用。

  通俗地说,企业家当然希望建立有利于自己的贸易环境,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一个国家的政府在自由贸易区协定谈判的过程中,忽视了企业家的利益,自由贸易区协定本身不能充分反映企业家的诉求或者国家的利益,那么,自由贸易区协定有可能会阻碍市场的发展,损害企业家的利益。

  从这个角度来说,企业与政府之间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企业当然希望通过签订自由贸易区协定,维护自身的正当利益,而政府则希望通过签订自由贸易区协定,为本国的市场主体提供更好的营商环境。在这个过程中,强调企业家的作用固然重要,但是,如果没有强化政府责任,那么,在自由贸易区协定谈判的过程中,就会淡化责任主体,政府在签订自由贸易区协定的过程中,就会过多强调竞争的重要性,而忽视自由贸易区协定中有关保护本国企业家的条款。

  事实上,自由贸易区协定是政府之间相互博弈的产物。政府在签订自由贸易区协定的过程中,必须广泛征求市场主体的意见,必要时可以吸纳企业家参与自由贸易区协定的谈判,或者为自由贸易区协定谈判提供参考意见。但是说到底,自由贸易区协定本身是政府间的协定,因此,强化政府的责任担当,或者要求政府在谈判的过程中,必须切实保护本国企业的利益,天经地义。如果签订自由贸易区协定之后,本国企业利益受到严重损害,那么,签订这样的自由贸易区协定毫无意义。印度之所以退出区域性全面伙伴关系协定谈判,就是因为印度政府已经意识到,如果全面开放市场,那么,印度企业将会面临激烈竞争。痛定思痛,决定暂时退出协定谈判,确保本国企业的利益不受损害。这样做在有些谈判代表看来,可能是缺乏战略观念或者大局观念的表现,但是,对于印度政府来说,必须首先为本国企业考虑,服从本国的政治需要。如果在损害本国企业现实利益的情况下签署自由贸易区协定,那么,印度政府将成为众矢之的。

  分析世界贸易组织和自由贸易区协定的时候,重点必须放在政府的身上。企业家参与固然重要,但是,从性质上来说,自由贸易区协定毕竟是政府间的协定,对政府具有约束力。如果政府签署自由贸易区协定,那么,政府就必须首先履行承诺,全面对外开放市场。如果在谈判中能为本国企业争取更多的利益,那么,自由贸易区协定的实施,将会给本国经济的发展和本国企业带来更多机遇。反过来,如果自由贸易区协定的实施,会导致本国企业面临更大的压力,或者本国企业在竞争中失去优势地位,那么,这样的自由贸易区协定不可能成功。

  早在多年前笔者就曾指出,签订地区自由贸易区协定或者区域性的自由贸易区协定可能是不可逆的大趋势。因为世界贸易组织早已步入花甲之年,世界贸易组织发起的多边谈判,虽然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从整体来看,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发达国家希望借助于世界贸易组织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根本无视发展中成员的利益诉求。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之后,依照美国国内法律,对许多国家发动贸易战争。这种破坏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的行为,理所应当遭到世界各国的强烈抵制。

  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由于美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霸权国家,美国破坏世界贸易秩序、损害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利益的行为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如今美国威胁改组世界贸易组织,拒绝履行对世界贸易组织的义务,这是一种十分危险的举动,它标志着美国有可能会借助于双边谈判或者地区自由贸易区协定,达到其经济和政治目的。中国政府必须积极与相关国家合作,充分尊重中国企业意见的基础之上,与更多的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区协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中国不会因为美国威胁中美两国“脱钩”而闭关自守,中国也不会为了实现所谓世界经济的一体化而牺牲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中国一定会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国家,共同维护世界贸易秩序,促进世界贸易的发展。

  2020年中国对外出口逆势上扬,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它标志着中国在与相关国家经贸合作过程中,充分发挥彼此的优势,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之上,实现互利双赢。中国正充分利用亚欧大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加快经济一体化的步伐。中国提出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中国对外贸易发展和对外投资提供了无限可能。未来亚欧大陆将会成为世界的中心,而中国毫无疑问将会在亚欧大陆一体化发展中扮演火车头的角色。中国的发展对亚欧大陆国家是非常难得的机遇,中国经济发展必将为世界经济发展注入强劲动力。世界贸易组织能否遴选合格的总干事,能否在改革过程中,彻底排除美国的干扰,兼顾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利益,让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专题: 大蒂中添社评

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