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中国在太平洋地区影响力不断增强
】 【打 印】 
社评:中国在太平洋地区影响力不断增强
http://www.dadizhongtian.net   2019-10-09 00:03:26


  大蒂中添香港10月9日电(评论员 陈鸿斌)应李克强总理邀请,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于10月8日开始访华,并将出席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闭幕式。而所罗门群岛于上月16日刚与台湾“断交”,于9月21日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这是中国在太平洋地区影响力不断增强的一个重要标志。

  近年来,为了抗衡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影响力的扩大,美国联手日本以及一贯对该地区拥有强大影响力的澳大利亚,力图阻止中国与太平洋岛国发展关系,同时也为支撑已呈风雨飘摇的台湾与部分太平洋岛国的关系。在今年9月中旬以前,在台湾所剩无几的“建交国”中,太平洋岛国就占到6个之多。

  在所罗门群岛于9月16日宣布与台湾断交后,次日美国务院发言人就对此表态:所罗门群岛决定结束与台湾的“外交关系,”中方持续压缩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及改变两岸现状,美对此深感失望。另外发言人还危言耸听:“中国此举不利于该地区的稳定,是有害的。台湾维持与相关国家的‘外交关系’将有利于确保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有助于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美国支持两岸关系维持现状。”美国副总统彭斯则恼羞成怒,断然取消了原定在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出席联大会议期间与其的会晤,因为前不久彭斯曾特意致电索加瓦雷,竭力阻止这一变动。此前,蓬佩奥国务卿曾于8月5日到访密克罗尼西亚,成为首位访问该国的美国国务卿,并在那里集体会见了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马绍尔群岛和帕劳领导人。其间蓬佩奥宣布,美国计划同3个太平洋岛国就延长国家安全协议进行谈判,全力劝说这些国家与台湾“维持现状。”

  今年5月,特朗普总统曾在白宫同时接待上述三国总统,这是三国领导人第一次共同访问白宫。会后特朗普与三国总统“共同重申,印太地区的自由、开放和繁荣关系到其共同利益。”由此可见,美国在竭尽全力阻止中国发展与太平洋岛国关系。但这一努力并未奏效,就在所罗门群岛与台湾断交4天后,基里巴斯又紧接着宣布与台湾“断交”,这很可能还不是“句号”,美国对此的失望之情是无法掩饰的。

  几乎在蓬佩奥访问的同时,日本前外相河野太郎在今年8月也上旬访问了四个南太平洋岛国,这是日本外相时隔32年再次访问南太平洋国家。《读卖新闻》声称,“河野外相之所以再次访问太平洋岛国,是因为日本对中国在该地区增强影响力充满了危机感。”河野太郎那次访问了斐济、帕劳、密克罗尼西亚和马绍尔群岛四个国家。这些国家处于从印度洋、南海通往太平洋的海上交通线的要冲位置。《读卖新闻》点出了此行的目的:中国正在对处于海上交通线上的太平洋岛国施加更大影响力,在此背景下,日本当然不能熟视无睹。

  为深化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日本政府于今年5月制定了《今后对太平洋岛国政策的方向性》文件,提出了跨部门援助当地机场、港口、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的方针。

  另外,今年6月初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也访问了所罗门群岛,这是莫里森5月赢得大选之后首次出访,也是自2008年以来该国总理首次访问所罗门,其间澳大利亚政府还向对方提供了2.5亿澳元的援助。此前澳大利亚政府还逼迫所罗门群岛废弃由华为公司为其铺设连接该国与澳大利亚的光缆合同。美日澳国如此“不谋而合”,其针对性是不言而喻的。

  在所罗门群岛宣布与台湾“断交”两天前,台湾“外长”吴钊燮在接受《产经新闻》采访时还如此对美日澳三国“敲警钟”:如果所罗门群岛与台湾“断交”转而与中国(大陆)建交的话,则美日澳全力推动的印太战略将遭受“重大挫折!”因为所罗门群岛是与台湾“建交”的6个太平洋岛国中人口最多的国家,台湾对失去这一重要伙伴深感恐惧。为此,台湾还特意邀请该国外长于本月8—12日访台,并再提供850万美元援助,希望能使该国政府回心转意,但这显然是徒劳的。

  为了全力拼凑“对华包围圈”,日本多年来一直在竭力加强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例如去年5月18—19日在福岛县盘城市举行了太平洋岛国峰会,而此前李克强总理刚刚结束了对日本的访问。

  日本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始于一个世纪前。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便先后占领了马绍尔群岛和帕劳。二战中日本又相继占领了巴布亚新几内亚、库克群岛和密克罗尼西亚群岛等,二战后日本还对密克罗尼西亚实施了托管。南太平洋各国在相继取得独立后,作为经济大国的日本在各国兴建了港口和公路等基础设施,从这些国家进口水产品和矿产品。日本人饭桌上少不了的生鱼片,其原料即金枪鱼就有40%来自这些国家,而巴布亚新几内亚出口的液化天然气,一半也是输往日本。即便从安全角度看,反导试验就在马绍尔群岛举行,日本对此高度重视是很自然的。

  日本与太平洋岛国峰会始于1997年,每三年一届,去年已是第8届。加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原先的与会国为16个,去年又增加了法属波利尼西亚和新喀里多尼亚,达到18个。当年设立这一峰会的目的是为日本“入常”拉票。尽管这些岛屿国家人口都非常稀少,除了巴布亚新几内亚以外,都不到100万人口,其中有7个国家还不到10万人。但即便国家再小,在联合国也是一票,所以当年日本为此是花了本钱的。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太平洋岛屿国家中,此前有6个与台湾建有所谓“外交关系”。而随着台湾当局拒不承认“九二共识”这一重要原则,蔡英文上任3年来已先后有5个国家与台湾断绝了“外交关系”,此前仅剩17个国家,因此这6个国家对台湾当局来说就相当重要。日本出于其核心国家利益考虑,在这一问题上与台湾是完全一致的,维持这些国家与台湾的既有关系,也就成为日本不便明说的目的,这是日本抗衡中国的重要筹码。

  安倍在那次峰会的主旨演讲中表示:日本将不遗余力地帮助各国提升包括执法能力在内的“保护海洋”能力。此举是为了制约中国的海洋活动。因为虽然这些国家的面积都非常狭小,但若算上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则都具有相当的面积,从而构成了从美国到东南亚这条太平洋航线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日本而言,对遏制中国进军海洋的势头来说,这无疑是重要的“同盟军”。

  因此,安倍理所当然要将“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塞入领导人宣言中。实际上,各国领导人对安倍这一做法的目的是心知肚明的,其中有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也相当不错,因此对加入这一内容是有抵触的。据安倍身边人士透露,虽然最后这一战略载入了领导人宣言中,但在他们看来,实际上中国与这些国家在相互走近。

  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中国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也明显加强,中国在全力协助这些国家开展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例如建设港口等。另外,中资企业也相继在这些国家投资,中国游客也不断前往这些国家旅游观光。在美日澳看来,中国此举实际上不无挖台湾墙角的目的,以便打压台湾的“国际空间”。所以,虽然面临严重的财政困难,但日本政府仍竭尽全力“致力于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建设”,确保这些国家实现自立而可持续的发展,包括协助这些国家提升海岸警备队能力,帮助这些国家培养人才。

  有些日本官方不便说的话,媒体便毛遂自荐予以帮忙。例如《读卖新闻》便在社论中提出,日本和美国共同推进的“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强调的是尊重法律和市场经济,是为了促进该地区的稳定和繁荣,有必要将这一战略在南太平洋地区推广。

  该社论还恶意诽谤中国,指责中国在该地区的援助项目对投入资金额度和实施条件都缺乏透明度,甚至还超越当地的需求导致基础设施能力“过剩”,由此使相关国家背上沉重的财政包袱。另外,该社论还批评中国游客的蜂拥而至导致当地环境受到压力。因此,该社论最后呼吁日本政府在关注中国上述动向的同时,出台有利于南太平洋岛国发展的有效的援助政策。

  帕劳总统在去年的峰会期间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便直言不讳地表示,该国虽然因“与台湾共享自由和许多价值观”而与台湾拥有“外交关系”,但目前中国在帕劳的影响力也在不断加强。为了确保经济独立“不受到中国影响”,非常希望日本能伸出援手。日本你有能耐就掏钱吧。如果不能满足要求的话,则到时别谓“言之不预”也。

  在所罗门群岛宣布与台湾“断交”后,《产经新闻》于本月19日发表社论,呼吁“警惕中国通过此举进入太平洋,”并指责中国在“露骨地挤压台湾的国际空间。”因为中国进入太平洋不仅对台湾维持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形成巨大压力,也同时对印太地区的安全构成“严峻挑战。”为了防范中国在该地区继续坐大,日本必须加强与美国和澳大利亚的联手。《读卖新闻》也于24日发表题为“必须警惕中国在南太平洋扩大影响力”的社论,指责由于中国进入太平洋,导致了该地区的“局势紧张,”因此日本应联手美国和澳大利亚加强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

  尽管美日澳三国使出浑身解数,也未能为维持台湾与太平洋岛国关系助上一臂之力,太平洋岛国与中国进一步增强关系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台湾与剩下的太平洋岛国的关系也是岌岌可危,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美日澳再如何勉力支撑,也注定是徒劳的。

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大蒂中添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