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猝死外卖骑手权益保障 “新用工模式”之痛

  拼多多23岁员工猝死的舆论风波未平,饿了么骑手在送餐途中猝死,平台却以与骑手无劳动关系为由,拒绝承担工伤赔偿责任,只能给予2000元“人道主义补偿”,再度引发人们对平台劳资关系和外卖骑手劳动权益保障问题的关注。随着共享经济兴起,劳务派遣、代理众包等“灵活用工”模式在外卖等行等越来越是普遍;有别于传统用工关系的新用工模式纷纷涌现,从业人员合法权益保障也应及时跟进、不断完善,行业发展才会更有温度。 …【详细】

查看往期舆论参考 >>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住户半掩着门伸出一只手接过外卖,还没看清楚住户长什么样,外卖员李兵(化名)就脱口而出了那句说过上百次的话“祝您用餐愉快”,便迅速下楼,跨上了停在小区楼下的电动车。   李兵和此前43岁蜂鸟骑手韩某一样,都是众包骑手。日前,韩某在给饿了么外卖配送途中猝死,引发社会热议。因韩某属于众包骑手,与饿了么平台没有劳动关系,饿了么只愿给家属提供人道主义赔偿2000元,其他则由保险公司理赔。而韩某唯一 …【详细】

“43岁骑手送餐途中猝死”背后:每天交3元服务费,只买1.06元保险?

  近日,一名43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伟)在送单途中猝死。而饿了么的工作人员对其家属称,与该骑手无任何雇佣关系,只能给2000元的人道主义费用,其他的以保险公司理赔为主——韩某伟曾在太平洋保险购买了1.06元的保险。   1月8日,记者调查发现:对于兼职骑手来说,他们唯一的保障或是每天向平台缴纳的3元服务费,用于购买保险。有饿了么骑手告诉记者,在他的个人页面,只能看到每天被扣除了3元的平台服 …【详细】

外卖骑手配送途中猝死引发思考

  “43岁外卖员送餐时猝死,平台称与骑手不存在劳动关系。”手机上的新闻App给外卖骑手康萌(化名)推送了一条新闻。他瞟了一眼,还没顾得上点开,又有新的订单来了。白天要送几十单外卖,不停地在大街小巷里穿梭,他只有晚上才有空看看这条刷屏的新闻。   最近,外卖骑手韩某某在给饿了么外卖配送途中猝死,因韩某某属于众包骑手,饿了么平台称与其不存在劳动关系。据媒体报道,韩某某的劳动保障就是自费购买的1 …【详细】

饿了么43岁外卖员送餐时猝死,一线骑手权益如何保障

  2020年12月21日,43岁的外卖骑手韩某伟骑着标有“饿了么”商标尾箱的电动车,像往常一样打开手机“蜂鸟众包”APP开始接单配送,穿梭于北京的大街小巷。这一天他一共接了36单,然而在送第33单的路上,他倒下了。   如今,韩某伟已在老家山西入土为安,但由此引发的讨论幷未停止。   1月6日,记者联系到韩某伟的弟弟韩红飞,对方提供的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出具的死亡证明书显示,警方在经 …【详细】

外卖骑手送餐猝死,“无劳动关系”成平台免责金牌?

  2020年12月21日,北京43岁的外卖骑手韩某骑着电动车,通过“蜂鸟众包”App进行着日常的接单配送工作。据韩某家人提供的平台配送记录显示,12月21日,韩某共接了36单;仅11时至12时内就有12个订单;然而在送第33单的路上,他却倒下了。   据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出具的死亡证明书显示,经警方在经过现场勘察、尸体检验,得出韩某系猝死的结论。   韩某的妻子王某表示,丈夫倒地猝 …【详细】

外卖骑手权益痛点在哪里?

  2020年12月21日,饿了么送餐骑手韩某某在送餐途中猝死一事引发关注。   因与平台无劳动关系,韩某某唯一能依赖的保障就是自费购买的意外险。跟韩某某一样,众多饿了么骑手每天缴纳3元服务费,但是否全额投保,目前仍未见回应。据报道,此前保险公司表示只能赔3万元。   虽然平台最新表态,将其“人道主义补偿”由最初的2000元提升至60万元,但此事还是引发了有关如何应对新就业形态工作风险 …【详细】

外卖小哥的权益谁来保护?

  饿了么送餐骑手韩某某在送餐途中猝死一事引发关注。因与平台无劳动关系,韩某某唯一能依赖的保障就是自费购买的意外险,而保险公司表示只能赔3万元。虽然平台最新表态,将其“人道主义补偿”由最初的2000元提升至60万元,但此事还是引发了有关如何应对新就业形态工作风险的争议。   随着外卖行业的高速发展,外卖从业人员也越来越多。这些外卖员的辛勤付出为外卖平台的进一步发展贡献了不少力量。但是,对外卖 …【详细】

猝死外卖员唯一保障是1.06元意外险,众包风险谁来担?

  半个月前,饿了么43岁的外卖员韩某伟在送餐时猝死,家属联系饿了么平台时被告知韩某伟与平台幷非雇佣关系,平台出于人道主义平台愿提供2000元,而韩某伟能获得的赔偿只有通过“蜂鸟众包”平台投保的1.06元旅行人身意外伤害险,赔偿金额为3万元。   拼多多23岁员工猝死的舆论风波未平,骑手韩某伟的猝死事件再度掀起公众对平台劳资关系和数据权力的热议。与前者不同的是,后者作为众包骑手与平台之间的特 …【详细】

“灵活用工”不该是外卖骑手的权益黑洞

  据报道,近日一名饿了么外卖员在送餐时猝死。然而,当逝者家属追究工伤保险责任时,饿了么却回应称“当事人与平台幷无任何关系”“出于人道主义愿补偿2000元。”这一回复招致大量批评,很多网友认为“如此人道听着心寒”。   网友的义愤可以理解。自己的骑手出了事,平台怎么就理直气壮“一推六二五”,还自我贴金说什么“人道主义”?而随着更多信息被曝光,大家恍然大悟,当事骑手虽然穿着“小蓝”工作服,却幷 …【详细】

外卖骑手猝死:平台需以“对等原则”维护从业者权益

  外卖骑手猝死再引关注。2020年12月21日,饿了么送餐骑手韩某伟在送单途中猝死。事后,饿了么方面对家属表示,韩某伟是通过蜂鸟众包接单,和平台没有劳动关系,只能给予2000元“人道主义补偿”,引发关注。2021年1月8日,饿了么再发公告称:向身故的蓝骑士致哀,幷将人道主义金提升至60万元。这在引发人们广泛同情的同时,也再次将零工经济从业人群权益保护的老话题拽入舆论场中。   作为一种创新 …【详细】

灵活用工从业者的劳动保障不能只靠平台的“人道主义”

  在饿了么骑士猝死平台仅补偿2000元引发热议后,1月9日,饿了么最新发布回应称,向意外身故蓝骑士致哀,幷对该骑士家庭提供60万元抚恤金,同时今后饿了么的平台猝死保障额统一提升至60万元。   从法律层面来看,此次饿了么配送员猝死事件,平台的“2000元人道主义费用”和免责解释幷无违规操作,因为在平台与骑手的关系中,任何一个自然人都可以注册使用“蜂鸟众包”App成为骑手,而平台协议中也提醒 …【详细】

新业态从业者 权益保护需法律补位

  近日,饿了么平台43岁外卖员送餐猝死,平台方称“没有劳动关系,只能给予2000元人道主义赔偿”引发热议。8日晚间,饿了么平台针对此次事件再次发声,向意外身故蓝骑士致哀,幷对该骑士家庭提供60万元抚恤金。   在舆论压力之下,外卖平台饿了么平台低下高贵的头颅,选择特事特办。这显然是一个值得肯定的转变,对送餐猝死外卖骑手家属是一种安慰。毕竟外卖骑手猝死意味着一个家庭顶梁柱坍塌。   但 …【详细】

将“动态用工”纳入法治保障

  “动态用工”,亦即通常所称的“零工经济”。近年来,电子商务和网络约车、叫餐、快递等新经济新业态迅猛发展,一个骑手可以接单多家平台,而平台也不用与骑手、司机签订劳动合同。缺少劳动合同保护的劳动者权益,该如何保护?日前发布的《浙江省数字经济促进条例》在全国率先做出探索。其中,在“激励和保障数字经济发展”上,明确提出,要“强化对数字经济新业态用工服务的指导,积极探索灵活多样的用工方式”“完善数字经济 …【详细】

不能让劳动关系卡死灵活就业人员的工伤保障

  半个月前,43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伟在配送了33单外卖后,倒在了第34单外卖配送途中。经警方调查,韩某伟系猝死。其家属在追究其工伤保险责任由谁承担时,被饿了么告知,韩某伟与平台幷无任何关系,平台出于人道主义,愿给家属提供2000元,其他则以保险公司理赔为主。   这再一次触痛灵活就业者的工伤保险问题。当前,我国灵活就业形式多种多样,从业人员规模2亿人左右,而且有继续增加的趋势。去年11月, …【详细】

外卖骑手猝死,保护从业者权益需尽快推进

  43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伟之死,再一次将外卖员与外卖平台的矛盾暴露在公众眼前:由于他们本身与平台不具有强力的劳动合同关系,一旦遇到劳工纠纷甚至生命权益纠纷时,往往就难以达成一个平衡一致的结果。这也是当前韩某伟家属主要的维权障碍。   应当说,伴随着平台经济的发展壮大,此类问题一直存在。不只是外卖员,快递员、家政服务工等零工经济群体,同样面临这种尴尬,社会关切的呼声也日益强烈。如何尽早破题, …【详细】

平台应给外卖骑手更多呵护

  此前,一名外卖骑手在工作中猝死。相关外卖平台先是声明与骑手之间没有劳动关系,只给予人道主义赔偿金2000元。1月8日晚,该平台又发布公告,将赔偿金额提升至60万元,幷提高骑手在工作中猝死的保障额度。   一位骑手的倒下,背后就是一个家庭的破碎。外卖骑手在工作中猝死或是因交通事故致死的事件,引起了广泛关注。外卖平台应该从这些事故中汲取深刻教训,不仅要完善与骑手有关的保险和赔偿制度,还应该将 …【详细】

 往期回顾

更多 >>
首页 | 港澳新闻 | 国际时事 | 两岸专区 | 军事聚焦 | 评论世界 | 财经视角 | 文萃大观 | 大蒂中添电讯 | 时事专题
关于我们 | 大蒂中添动态 | 招聘人才 | 联系方式 | 链接方式 | 大蒂中添律师 | 验证记者证 | 免责条款 | 本网内容授权书

  最佳浏览模式:1024x768分辨率   © Copyright 大蒂中添